江门网站建设|江门网站设计|中荣网络
微信版手机版
7X24小时服务热线:15917866075 旧版网站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综合资讯 > 中荣财富 >

农村电商:10万亿蓝海还只开了一扇窗

时间:2014-11-11 12:26来源:未知 作者:zrw 点击:
[电商进村至少有这么几个问题,一个是很多村民家里没有宽带、没有电脑,上不了网。另一个问题是农村老人和儿童居多,会上网买东西的人少。第三个问题是物流,没有物流公司送货

[电商进村至少有这么几个问题,一个是很多村民家里没有宽带、没有电脑,上不了网。另一个问题是农村老人和儿童居多,会上网买东西的人少。第三个问题是物流,没有物流公司送货]

  李义明,在上海待了20年的东北人,在浙江淳安县的农村里奔波了差不多半年,他所在的浙江赶街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赶街”)已经在淳安县建立了将近140个电商网点。

  通路快建创始人林翰认为在中国农村做电商空间巨大,农村人口有8亿,常住人口3亿以上,电商的覆盖率极低,尤其是在村一级的电商市场,几乎是空白。

  认识到农村电商市场空间巨大的大有人在,能够提供解决方案、在农村站住脚的少之又少。

  农村电商的代理人模式

  电商进村至少有这么几个问题,一个是很多村民家里没有宽带、没有电脑,上不了网。另一个问题是农村老人和儿童居多,会上网买东西的人少。第三个问题是物流,没有物流公司送货。

  即使在经济相对发达的浙江农村,快递公司,不管是顺丰,还是“四通一达”,基本上还无法覆盖到村一级。

  赶街架设了自己的电商网站“赶街网”,销售的商品涵盖多个领域,几乎就是一个小淘宝。

  赶街的解决方案是在每个村找一家便利店,作为电商的合作伙伴。赶街为每一个村网点提供一台可以上网的电脑,由便利店的老板为村民代发、代收包裹,也提供代买和代卖网上商品的服务。

  童香香(化名)是淳安农村里一家便利店的老板娘。在中国农村,几乎每个村都有一家或者几家便利店,而每家店往往都有一位类似童香香这样聪明、手脚麻利的老板娘。童香香40多岁,上过高中,十几年前出去打工,见过外面的世界,回到村子里第一个开通了支付宝账户。

  在38(妇女)、61(儿童)、99(老人)为主的农村,童香香是能人,她在自己的便利店里放了一台赶街提供的电脑,旁边的墙上还装了一台32英寸的显示器,显示内容与电脑同步。

  周六从县城里回来的孩子自己会操作电脑,在电商网站上选购自己要买的商品,用童香香的支付宝账号下单,这个账号目前只能在赶街网上结算。

  不会电脑的老人、妇女,童香香代为操作,解释商品的价格、型号、尺码,看中了的,童香香代为下单购买,收货人也是童香香。

  童香香的订货信息会发到赶街网的后台,赶街的物流把订购的货品送到童香香的便利店,她再打电话通知实际的买家提货,或者自己跑一趟,送到村民家里。

  每一单在赶街上成交的交易,童香香可以拿到一笔提成,一般在10%以内。此外,赶街根据村网点的实际情况,会给一笔每月200~500元左右的底薪。对童香香来说,电商提成和补贴是一笔额外的收入。

  村民获得的好处是买到了更便宜的货品。一双解放鞋,市场上的价格是25元,赶街平台上卖12.5元,便宜一半。一个在县城上初中二年级的女孩在童香香的便利店买了一个60元的书包,她说在县城买要100元以上。

  除了买卖商品,赶街也希望自己成为一些生活服务甚至金融服务的交易平台。村民在童香香的便利店可以通过赶街平台为手机充值,林翰说,有些村代理点,每个月的交易额4万~5万元,其中有差不多1万元是手机充值费。

  赶街现在可以为村民提供手机缴费、固话缴费、宽带缴费、有线电视缴费、水电煤气缴费等远程缴费服务。

  赶街还计划引入电信的宽带安装业务,村代理点的负责人熟悉村里的情况,在村民中有一定影响力,推销宽带安装业务要比电信自己更有优势。童香香便利店的旁边就是一家电信的业务代理店,现在已经关门谢客。

  赶街模式与遂昌模式

  潘东明是赶街网的创始人,也是农村电商遂昌模式的亲身参与者。

  农村电商的遂昌模式,解决的问题是把农村的商品如何销往城市。潘东明说,农民一家一户要在电商平台上卖东西很难,既懂种植和养殖,又知道怎么给农产品(11.41-0.15,-1.30%)拍照、在网上推广、联系物流配送,这样的农民很难找,所以遂昌成立了网店协会,农民只负责养殖或者种植,产品由当地合作社收购,再由网店协会统一收购、统一仓储、统一配送、统一推广,农民负责电商的前半段,网店协会负责电商的后半段,专业分工,各司其职,遂昌电商因此在全国做出了名气。

  潘东明说,遂昌模式解决的是农产品的销路问题,是农村到城市的“上行”,而赶街模式既可以解决“上行”的问题,也可以解决消费品“下行”的问题,让消费品从城市进入农村,砍掉中间过多的流通环节,让农村消费者获得廉价消费品的红利。

  赶街已经尝试帮农户(或村)建立个人自品牌,让农产品直接面对消费者。2013年9~10月份赶街策划推广了遂昌红提,经过一个半月的推广,电商渠道共售出15000斤红提,联合线上线下渠道总共销售近10万斤。同期种植户市场收购价仅为5.5元/斤,活动产品收购价高达6.7元/斤,农户同比增收18%。

  2014年5~6月份,赶街的网上平台帮高坪乡村民卖出遂昌长粽2万多对(4万多根),村民共计增收27万余元。

  农村电商的痛点

  赶街2013年6月在浙江遂昌建立了第一家赶街村级电商服务站,现在浙江全省10余个县建立了800个以上的村网点,预计今年全年建2000个网点,计划明年达到10000个网点。

  但是也有业内人士对赶街网的盈利前景表示了担心。

  一家标准的赶街村网点,硬件投入包括一台电脑、一台显示器、展板及附属设施等,软件则是运维人员的开支,每个县需要10~20个运维人员,处理售后服务以及村网点的监督、巡视等任务,每家店一年的成本约为2万元。而现在赶街村网点的平均销售额约1万~2万元,在经济不发达的中西部,村民消费能力更低,收入不一定能抵消成本。

 

  赶街村网点的代理人,在赶街模式里居于核心的位置。赶街设定了一些标准:1.必须是本村常住居民。2.人缘好(最好是村里的意见领袖)。3.热心人,愿意为他人服务。4.会打字。5.会上网。

  但是实际上,要完全符合上述标准并不容易。在遂昌的一家赶街村网点,便利店的老板娘是一位将近70岁的老人,这位老人对赶街网赞不绝口,笑称做了赶街网,自己成了“70后”,甚至自己买了写字板解决打字不灵便的问题。

  中国有100万个以上的村,赶街预计农村电商的市场规模可以达到10万亿元。赶街网目前向村民销售的货品以服装、日用品为多,未来如果扩展到电信甚至金融服务,现有村网点代理人的文化水平和知识积累未必能与这些相对比较专业的服务相匹配。这可能是需要赶街未雨绸缪的问题。

(责任编辑:zrw)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